追蹤
ξ Silent Scream
關於部落格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Oscar Wilde~
  • 239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Bizet's Carmen presented by OzOpera



I am Carmen, hear me roar." said Tania Ferris in her interview wth The Age.
↓ 網路上的中文劇情介紹
Act I 塞維里亞城廣場
廣場左側為騎兵隊駐紮軍營,近中午時分,一群官士兵正無趣地看著廣場上人來人往,打 發時間。突然間,人中出現一位神色稍帶慌張小姑娘, 她是來自鄉下的的蜜凱拉,到城 裡要尋找在騎兵隊擔任下士軍職的未婚夫;在騎兵隊士兵詢問之下,才知道她要找的就是 唐賀塞, 但是賀塞此時仍在站崗,蜜凱拉則藉故離開,以免騎兵隊其他士官兵的搭訕。
未久,遠處傳來由賀塞帶隊回營換班的衛兵的腳步聲, 廣場上的孩童們紛擁而上,模倣 起騎兵隊行進的模樣(士兵之歌)。 在換班時,有一士官轉告賀塞,方才有位女子前來探訪他,並大略描述了對方模樣,賀塞 一聽,知道是來自家鄉的未婚妻蜜凱拉,遂靜候蜜凱拉再度來訪。此時已近中午時分,廣 場對面的煙草廠午休鐘聲響起, 一群煙廠女工蜂湧而出,人手一支煙,來到廣場上和情人 約會(煙廠女工合唱:煙霧繚繞飄向天際)。 忽然間有一群男士們問起:「卡門到哪兒去了?」 隨即就是卡門大剌剌地登場,只見男士 們團團圍住卡門,想一睹她誘人的風采, 但是卡門只對坐在一旁沉默不語、專心做事的賀 塞產生了興趣, 她有意無意地唱著:「愛情就像是一隻難以馴服的小鳥,也像是放浪不羈 的吉普賽孩童,郎雖無心,妹卻有意, 如果你不愛我,而我卻愛上了你,那你可就要當心 了!」(哈巴奈拉舞曲)。
一曲即畢,賀塞仍然未正眼瞧卡門一眼, 卡門遂主動走上前去搭訕,並且從胸口掏出一朵 紅花,朝賀塞扔去。在眾人取笑賀賽聲中,卡門又如旋風似地離去, 只剩下賽仍在卡門 這一丟所造成的小小震撼之中。忽然在賀塞背後傳來一陣輕聲呼喚,回頭一看, 原來是蜜 凱拉來了!她帶來了賀塞母親的問候與一封信,賀塞在感受親情溫暖之餘, 彷彿又見到了 美麗的家鄉與慈祥的母親, 並且在心中默許將要娶蜜凱拉為妻 (二重唱:母親的問候), 而蜜凱拉又是一陣害羞 ,藉口說要去街上買點東西,稍後再回來拿賀賽寫給母親的信。
就在蜜凱拉走開沒多久,煙廠裡傳來尖叫與打鬥聲。卡門和另外一名女工發生爭執,大打 出手,其餘女工則各自擁護一方,相互指責對方。騎兵隊隊長祖尼卡指派賀賽進入工廠內 調查,並且將卡門逮捕到案。紛亂終告一段落,隨後眾人散去,廣場上只剩下卡門與賀賽 兩人,卡門誘惑賀塞把她放走,並且和她前往城牆邊一家小酒館飲酒作樂 (塞桂迪拉舞曲);賀塞原先還嚴詞拒絕,但終究 抵擋不了卡門魔力般的吸引力,遂解開了綑綁卡門雙手的繩子,卡門則和賀塞串通好,在 押送她前往監獄的路上,她會出奇不意地把賀塞撞倒,然後再一溜煙地逃走。被迷惑已深 的賀塞竟然答應了卡門的要求,而這樣天真的想法當然是要付出代價的;最後賀塞則被隊 長祖尼卡拔除肩上官階,下令收押坐監。
Act II 塞維里亞城牆邊的小酒館
在酒客、走私客、吉普賽人混雜的昏暗小酒館中,卡門和兩位女伴─弗拉絲基塔、以及麥 賽德絲─隨著熱烈激盪的吉普賽舞曲翩然起舞 (吉普賽之歌)。 就在酒店老闆宣布打烊時間已到、眾人即將離去之際,外頭又湧進另一批群眾,原來是鬥 牛士艾斯卡米羅在眾人擁簇之下,來到酒店中小小慶祝一番,原本要離開的酒客為了一睹 鼎鼎大名的艾斯卡米羅的真面目,又都留了下來,而艾斯卡米羅為了答謝眾人支持,唱起 了著名的「鬥牛士之歌」,敘述鬥牛場上的緊張 與刺激。末了,艾斯卡米羅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卡門,他原本想向這位誘人的吉普賽女子獻 上殷勤,未料卡門卻回上一句:「現在要愛上你是不可能的。」但艾斯卡米羅仍滿懷希望 離去。
終於等到大夥兒散去,兩位走私頭子─丹凱羅與雷門達多─上場了。他們宣稱有一筆好生 意可做,但是需要女士們的協助;卡門則表示,她現在正沉醉在愛情中,工作對她來說則 是其次,兩位走私頭子和卡門的兩位女伴大感意外,趕忙要她想清楚點 (五重唱:有一筆好生意要做)。 此時遠方傳來了一陣嘹亮的歌聲,卡門跑到窗前一看,原來是她「現在」的心上人唐賀塞 來了!卡門為了達謝賀塞為她所做的犧牲,於是翩然起舞,以饗愛人;好巧不巧,就在賀 塞沉醉於卡門曼妙舞姿的同時,遠方傳來了軍隊歸營的號角聲,賀塞雖捨不得卡門,但是又顧及軍職與榮譽,打 算忍痛離去,此舉惹得卡門大為不悅,於是賀塞掏出卡門先前丟給他、而現在早已「由紅 轉黃」的那朵小花,藉此證明他對卡門的愛意。賀塞告訴卡門,當他在獄中,每日都會看 著這朵花、思念著卡門 (花之歌);卡門聽後,由嗔轉喜,她要賀塞和她 一起到山上過著吉普賽人般的生活,充份享受自由;賀塞原本差點又陷入卡門動人的誘惑 ,但倏地又想到了自己有軍職在身,無法隨卡門四處流浪。正當賀塞準備離去時,騎兵隊 隊長祖尼卡忽然出現了!原來他也是愛慕卡門,因為無法忘情,又回來和卡門搭訕,不料 又見到剛出獄的賀塞也在場;祖尼卡用「以上待下」的命令口氣要賀塞即時返營,兩人之 間還發生了激烈的打鬥,卡門見狀,趕緊呼叫求援,結果則引來了一大群同夥的走私客將 祖尼卡制服。狀況發展到此,賀塞已是騎虎難下,只好隨卡門一同過著以穹蒼大地為家的 吉普賽人漂泊生活。

Act III 夜晚的荒山谷地
在一段長笛與豎琴導奏的音樂聲中,場景移至夜晚的荒山谷地。走私隊伍扛著吃重的行李,緩緩爬上山坡(走私者合唱)。在大夥兒暫歇之後,賀塞走到卡門身旁,打算與 卡門講和,卡門卻冷冷地回說她現在已經不像過去那樣愛賀塞了,她請賀塞好自為之。隨 即卡門和同伴拿起了紙牌玩起算命遊戲,不料卻都出現「死亡」的象徵 (樂團奏出「命運主題」):「先是我死、再來就是他 (賀塞)!」卡門雖感無奈,卻也只好接受,因為紙牌是誠實不會說謊的 (紙牌三重唱)。
走私隊伍休息結束之後,即將下山進行交易,只留下賀塞一人留守營地。此時蜜凱拉在山 地嚮導帶領下登場,她此行是要找到已被卡門完全迷住心竅的賀塞,勸他早日回家。在嚮 導離去後,蜜凱拉獨自一人身處荒山野地,她祈求上天保佑,完成使命 (詠歎調:我無所畏懼)。當蜜凱拉發現賀塞身影 時,正想開口呼喊賀塞,卻只見賀塞拿起槍枝瞄準某一特定目標射擊,原來這時有另外一 位訪客上場了,這位訪客就是鬥牛士艾斯卡密羅,他此番上山則是要尋找心愛的女人─卡 門。
賀塞見到情敵出現,不免妒火中燒,兩個人之間發生激烈打鬥,適巧被趕回來的走私客給 拉開。艾斯卡密羅臨走前禮貌性地邀請大家參觀他即將在塞維里亞城舉行的鬥牛表演,隨 後就唱著鬥牛士之歌的曲調下山去了,而卡門此時的心也完全被艾斯卡密羅給擄獲,賀塞 見狀,更是氣忿難平!
就當走私隊伍要再度出發時,有人發現大岩石後面有一身影,賀塞一看:竟然是蜜凱拉! 蜜凱拉告知賀塞:母親重病,不久人世,請他速回家中,而賀塞雖心有不甘,但在離去前 ,他還是撂下一句話給卡門:「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Act IV 塞維里亞鬥牛廣場
鬥牛表演當天,廣場上人群攜攘,小販、賭客、觀眾齊聚,等待表演開始。隨後,在群眾 歡呼下,艾斯卡密羅登場 (鬥牛士進行曲);他向一旁的卡門傾訴愛意,願 把在鬥牛表演中的榮耀獻給卡門。此時,弗拉絲基塔與麥賽德絲發現賀塞也混在人群中, 她們提醒卡門要格外當心,但卡門不以為意,並走出鬥牛場外,準備和賀塞把話說明白。 此時的賀塞已經是窮困潦倒,他為了卡門拋棄了軍職與家庭,他請求卡門念在過去之間的 一段情,回心轉意,但卡門不為所動,表示她已不再愛賀塞了。此時鬥牛場中一陣歡呼, 卡門聞聲要轉身進場,賀塞一個箭步擋住卡門的去路,他兩次逼問卡門是不是還愛著鬥牛 士艾斯卡密羅,而卡門不耐賀塞威脅,丟還了賀塞先前送給她的戒指,賀塞一怒之下,拿 起短刀刺進卡門的胸膛。適巧鬥牛表演結束,眾人散場,只見倒在血泊中的卡門、以及趴 在卡門身上痛哭的賀塞!(幕落)
自從 missed 華麗精采的 Die Zauberflote (The Magic Flute) presented by Opera Australia, 我在受到刺激下在五月中就早早訂了這場七月底 OzOpera 的 Carmen. 雖然我從來沒有聽過 OzOpera, 不過 OzOpera associated themselves with Opera Australia 又選在 Her Majesty's Theatre 表演. 為了安慰我受傷破碎的心靈,  I decided to give it a try. (沒買到 Magic Flute 的票讓我嚴重心碎)
本來懷著滿滿的期待坐在第一排等待 show 開始的我, 一顆心卻隨著幕簾拉起開始慢慢的往下沉. Not only I was not impressed with the performance, it was rather disappointing.
到目前為止我所看過的 opera 即使對白是英文, 歌曲也多是以原本歌劇的語言盡量表現出原汁原味. 第一首歌開始時, 我開始尋找舞台上的字幕台. 竟然是 "沒有". 我愣了一下心想 "OzOpera 不會要求來聽歌劇的人每個人都是法文高手吧!" 可是再仔細一聽我才發現, 所有的歌曲都是唱英文! 發現這是一齣英文歌劇, 我憂喜參半. 喜的是我可以清楚明白整齣歌劇詳細內容, 憂的是歌劇唱英文沒有原本的法文好聽.
雖然 Carmen is known as the very first 寫實主義的「平民」歌劇. 劇中的角色從 低俗的煙廠吉普賽女工, 犯罪的士兵, 到 為錢走私的流氓. 可是從佈景到服裝都「貧民」得超乎我想像, 這對習慣大作與 Opera Australia & Australian Ballet 華麗風格與世界級水準的我有點難以接受. 即使是「平民」的服裝, 樸素還是可以保有軍服的帥氣以及吉普賽的性感. 所謂的佈景, 從頭到尾只有一面推來推去的白牆與幾張椅子. 抽象簡陋得讓比才都會在天堂偷偷啜泣!
上圖scanned 自 OzOpera Carmen 的 Program
Don Jose 的未婚妻 Micaela  在 Act I 一出場, 我的腦中馬上想到 Dorothy from Wizard of Oz (綠野仙蹤的桃樂絲). 有點想要笑場的問她 "Where is Toto?" (小狗多多在哪裡?) 而其他人物的服裝, 很自然讓人聯想到最受歡迎的音樂劇之一, Grease (聽說中譯是 火爆浪子. 有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油脂 會變成 火爆浪子?). 如果你還沒看過 Grease, then what are you waitting for? (你還在等什麼?)
Wizard of Oz
Grease (火爆浪子)
演唱 Carmen 的 Tania, 音質很適合唱 Carmen. 她的低音唱得很不錯, 轉音技巧也令人讚嘆, 美中不足的地方是換氣的技巧以及氣可以練得更長, 音練得更宏亮會更完美. 表演方面, Tania 不時對著觀眾擠眉弄眼把 Carmen 無法用心在情人身上以及放蕩的個性表現得入木三分, 只是對著觀眾表演的部分比例多過面對演員太多了. 男性方面表現得都不錯, 特別是唱 Escamilo (鬥牛士) 的 Francesco Fabris 表現的實在是太好了. Francesco 渾厚嘹喨充滿 power 的聲音唱的 Votre Toast 除了是唱英文外真的沒什麼可挑剔的. Bravo!
 感謝 Francesco Fabris 還有 Orchestra Victoria 的表演讓我覺得我的錢沒有掉入馬利亞納海溝. 即使事後仔細從 program 中讀取到 OzOpera 的資料. OzOpera 是 Opera Australia 為了將歌劇普及化帶入民間提高國民文化水準, 降低歌劇門票與資本讓人人看得起歌劇所設的部門. 我還是覺得, 多用點兒心思會更好. 並不是小資本就演不出好歌劇. (雖然比 Opera Australia 便宜, 可是一張還是收我兩千台幣的資本會小到哪裡去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