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Silent Scream

關於部落格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Oscar Wilde~
  • 239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ARIS, JE T’AIME

 
這部片從去年上映前我不停吶喊著想要看, 直到望穿秋水等到美國台灣兩地的DVD都出了, 澳洲終於在 9th of April 配合法國電影節開始在 Cinema Europa 以及部分的歐洲電影院同步上映. 18 個故事中有些不管是拍攝的手法, 劇本詞句, 到演員都很棒; 有些以一點勝出; 當然有些不知所云地拖累了整部電影.

是的, 我說的就是由 C. Doyle 所執導 Porte de Choisy 的那段. 整個小故事就和美髮師一拳打碎的玻璃一樣破碎. 黑色幽默賣弄不好就成了冷笑話, 整部片給我的感覺有點兒畫虎不成反纇犬. 當初我看見 Doyle 執導的第一個反應就是 "Doyle 不是攝影師嗎???" 果不期然, Doyle 還是當個攝影師較為勝任. 雖然 Doyle 似乎很努力的想要以黑色幽默來嘲諷外國人誤會中國人都是李小龍, 以及中國人崇洋媚外的心理; 可是功力尚未到家就是無法拍出 "妳原本的樣子最美" 的感覺. 看這段故事讓我有種在聽口吃的人告白的錯覺; 雖然笨拙, 不過我還是清楚感受到 Doyle 是很愛中國人與中國文化的. Thanks for trying, mate!

同樣講的是文化的差異, Gurinder Chadha 講  Quais de Senine 故事的功力就遠遠地超過 Doyle. 片中男主角靦腆的笑容與在陽光下微微閃耀著紅色的捲髮讓我想起了 Love Actually 中打鼓的小童星. 不知道小男生長大是不是會和 Quais de Senine 的男主角一樣帥?  Quais de Senine 與  Le Marais 兩個故事中男主角急起直追的身影都令我著迷. 雖然我很不喜歡執著, 不過能為一件事情執著又未嘗不是一件美麗的事. Le Marais 中法國男生對著另一個男生說

「I figured that if I didn't talk to you before disappearing,
 I would be missing out on something...
 important」

Quais de Senine Le Marais

耳熟能詳的句子, 類似的句子似乎以前也聽過幾次. 不過很遺憾的感受不到, 只因為那時我還不相信一見鍾情的感覺,屢次認為這是所謂的 "false advertisement". 如果那是真的, 為什麼在不同的地點, 不同的時空, 聽完全不同的人講著類似的字句呢? 然而我完全不相信的東西, 在 Gus Van Sant 法國版的 Lost in Translation 片中敘述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倍感真實. 所以在看完了 Le Marais 之後, 感覺到我開始願意相信了... ...

吐露出評價最差的 Porte de Chiosy , 也可以談談心目中的最欣賞的 Faubourg Saint-Denis. 這部小故事雖然有點矯情, 可是演員演起來十分自然流暢, 詞句也夠唯美, 最重要的是導演拍得真的是太好了; 列為本片心目中的第一名在各方面應該當之無愧. 仔細地回想起來, 在小學的時候也曾因為類似拍攝時光流逝的手法而喜歡上王家衛導演的 重慶森林; 二見鍾情是在飛機上所看的 花樣年華, 不過 2046 所帶來的失望感至今仍尚未痊癒.

如果 Faubourg Saint-Denis 是獨立製作的短篇電影, 我想我會給它五顆星的滿分. 故事從視障男主角接到了 “Natalie Portman” 的分手告白開始

「Listen. There are moments when life calls out for a change.
 A change. It is just like the seasons.
 Our spring was wonderful. But the summer is over.
 For a long time. And we missed the autumn.
 Now suddenly, it is cold, so cold that everything freezes.
 My heart stopped. Our love fell asleep, it was surprised by the snow.
 But those who are sleeping in the snow, do not notice death. Keep well」
 Francine to Thomas

聽著 Natalie 以感性的的聲音念著這段熟悉的詩詞, 緊接著 Melchior Beslon 感性的告白搭配上快轉流逝的青春與他們之間慢慢凋零的愛情; 如果可以, 我願意掉下眼淚. 只可惜, 我從來就不是個很感性的人.
「Time passed.
 Time raced.
 And everything seemed so easy,
 so simple.
 Free.
 So new and unique.」
Thomas to himself.

Francine & Thomas 邂逅於美麗的誤會, 看不見的 Thomas 在巴黎街頭聽見了大聲呼救的 Francine 循著聲音的方向他找到了她. 他不是 prince charming on white horse, 也不是 knight in shinning armour, 他是一個看得比任何視力良好的人還要清楚的視障. 在開頭的誤會中他輕聲唸著 「Spring was late to arrive and rain clouds were gathering.」 少了視覺上的混淆, Thomas 的感覺遠比大多數視覺正常人還要深刻. 我突然想起了漫畫中 NaNa 的 “52” 話, 泰 對 Reira 說 「有時候, 看不見的時候才能看得更清楚」, 因為 「人的感情容易動搖; 一般的人總是被眼前或是表面的事物所矇蔽, 而沒有察覺到那並不是所謂的真實」.  眼盲心不盲的 Thomas, 因為不會被花花綠綠的表相所迷惑反而更能夠清楚地辨別方向. 他帶領著她馳騁於巴黎街頭, 也帶領她走進了他的世界. 如同每一對情侶一樣, 他們經過了詩情畫意的春天, 也走過了濃情密意的夏天; 在還來不及好好地體會秋心的時候, 回首發現自己已身處冰凍三尺. 如果選擇放棄抵抗地沉睡於寒冬, 則會一併錯過春暖花開的到來.

整部故事美得就像首詩, 越咀嚼越是出味. 是那種詞句難以表達出來的美感, 只能待你自己去細細地品嘗.

其他還有很多的小故事我都很喜歡, 像是 Bastille & Tour Eiffel 有著法式特有的風情與幽默. 記得我小時候第一次去巴黎, 住的地方就是離 Bastille 地鐵站兩三站之差的春天百貨附近. 已經忘記那區是不是 Bastille了, 只是我對那區的記憶比起前幾年再訪巴黎的印象還要來得深刻.  Bastille 故事中的餐館與我小時候常享用喜愛的 法式醬鴨腿 的餐館是如此的相似, 故而忍不住地將記憶中的餐館與電影重疊了. 當片中所有的顧客與服務生一起回頭對男主角說 "You have to be up to the task!" , 我忍不住笑了. Bastille 的拍攝手法像極了英國與法國的舞台劇, 這部故事是另一篇讓人回味無窮的小品.

Bastille Tour Eiffel

 Love is in the doing. 我是這句話的虔誠信徒, 導演兼編劇的 Isabel Coixet 則是這句話的傳教士. Bastille 片中的丈夫無疑是深深愛著自己的妻子, 只是一成不變的規律生活讓他忘記了自己的妻子有多美好. 當他喚醒了自己沉睡已久的愛情的同時, 也將自己困進了沒有出口的傷痛. 這又讓我想到了另外一片愛情喜劇 Must Love Dog 中那位高雅愛唸 葉慈 詩的紳士爸爸, 令我想要回台灣再拿出 葉慈 的詩選來看.

Tour Eiffel is really about finding soulmate. 兩個孤獨在世界上打滾的靈魂, 終於發現彼此攜手合奏出屬於自己的曲子. 充滿了 Chaplin 令人捧腹的默劇風格也令人懷念起 Pink Panther---頑皮豹.

在 Pigalle 與 Quartier Latin 中尋找失去愛情的情侶們, 幕然回首才發現愛情原來一直都存在. 看著兩對相知相惜的情侶們互揭瘡疤地鬥嘴吵架, 相當令人莞爾. 在欣賞著演員老將們互相飆戲之餘,  發現 Gerard Depardieu 充當 Quartier Latin 片中的餐廳老闆也充滿了驚喜.  Quartier Latin 一開始把鏡頭帶到 Gerard 時, 原以為他就是男主角還讓我開心了一下, 後來雖然有點兒失望不過  Ben Gazzara & Gena Rowlands 的對手戲也足夠精采了.

Pigalle Quartier Latin

Loin de 16e 與 Place des Victories 片中母親對孩子的思念與愛頗令人動容, 可是在感動之餘我無法不去注意到歲月在 Juliette Binoche 臉上所留下的痕跡. 只是 Place des Victories 最後一句 "God gave it to me." (上帝給予我勇氣) 讓我忍不住抱怨 God, how overrated. 比較起來, Loin de 16e 的鏡頭停格在輕唱著搖籃曲的保母抬頭望著窗外(想著自己的孩子), 點到為止的意境則顯得比較美.

Place des Victories Loin de 16e

Faubourg Saint-Denis 的墓園裡, Oscar Wilde 被可愛的女人感動得從墓裡爬出來幫助男人理解自己的情感. 雖然劇情和橋段有點兒俗不可耐, 可是 Oscar Wilde 的句子 make up to it by rephrasing

【The true friends stab you in the front】 &
【How can a woman be expected to be happy with a man who insists on treating her as if she were a perfectly normal human being. 】

兩句 Wilde 經典的句子畫龍點睛的妙用使整個故事活了起來. 王爾德啊~ 王爾德~ 你比莎翁還要令我著迷…


Faubourg Saint-Denis

I ought to stop after talking about Faubourg Saint-Denis, but I really cannot help myself not talk about other greatness in the movie. (我知道自己應該在說完  Faubourg Saint-Denis  故事後停止, 可是我停不下來不談電影中其他故事的美好) 沒有故事比 14e arrondissement 更適合為 Paris je t’aime 畫下美好的休止符. 這部電影給我的感想就如同女郵差最後的告白, 

「As if I recalled something,
 something that I had never known and for which I had been waiting.
 But I didn't know what it was.
 Maybe it was something I had forgotten.
 Or something I had missed my whole life.
 I can only tell you that at the time I felt joy and sadness.
 But not a great sadness.
 Because I felt alive.
 Yes. Alive.
 That was the moment when I fell in love with Paris
 and the moment I felt that Paris had fallen in love with me.」

這部片帶給我的悸動就像是初戀, 我努力地想像著這種感覺卻因為它從未存在而無法確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 這部片拍得這麼美, 看完這部片誰能不愛上巴黎呢? 巴黎, 絕淡. (Paris, Je t'aim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